“我们两地房产税试点,之所以不违法,是因为有这样一个法规体系和授权链条但在不违法的情况下,它的规则明显不成熟,这是我们不得不接受的事实,不能因为它有这样的一些粗糙和不成熟,就否定这个改革的意义。”
三中全会文件中有一句话,非常简要地表述为“加快房地产税立法并适时推进改革”。我认为应该从如下几个要点来领会这一句提纲挈领的表述:
一、完善立法是现代国家治理和现代财政制度的根本特征之一,只有加快立法,漳州土地转让才能适应我们国家在现阶段深化改革与经济社会发展的客观要求。
二、对这里所说的“加快房地产税立法”中的这个“房地产税”,我认为应该作一种广义的理解:它不仅仅指在上海重庆两地已经做出改革试点的房产税,从广义上说,和房地产相关的各种税都可以包括在内。中国现在实际开征的18种税里面,排列起来,与房地产相关的就有11种。
实际上,在这个关于“房地产税”的通盘考虑中,我认为,还必须涉及在整个不动产开发、交易、保有全链条中各个环节的各种税之外的费,都要纳入视野,加以整合。因为这些税和费合在一起,上海厂房出租网都成为市场主体和社会成员的负担,是体现着一个法治社会、以现代化为取向的社会,所要形成的相关调节机制。
这些所有的税费怎么样合理化,必然要求有一个通盘协调的整合。从土地开发,到开发中间各个市场主体介入之后提供出来的成品的交易,再到交易以后的保有,所有的税费都应在全面改革审视之下做合理协调:或者需要在清理中间取消,或者需要归并,或者某些负担需要调减,或者某些负担(不可讳言地)也需要调增。
这样的通盘考虑,是对应于税费体系的构建和完善。比如说,上海、重庆两地试点的房产税,就是要从无到有地在中国把这个链条中间的不动产(包括消费住房的保有环节)应该形成的税收调节制度框架先建立起来。走向现代国家、现代社会,构建现代税制,我认为这是一个非常明显的绕不过去的改革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