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一天天过去,马上离校了,气氛一天天凝重了起来,空气中充斥着伤感与啤酒的味道。我们每天醉生梦死,刘芳那小子每天如醉如痴。都几个月了,还一直坚持着,突然觉得他很可爱。都这么大人了,还这么幼稚,或许这也是一种幸福。一次卧谈会上,他说自己打小就特别向往美利坚合众国,此生一定得去看看。我们当时只当他是随便一说,我们也就随便一听。后来,随着毕业的各奔东西我和刘芳的联系也渐渐的淡了。再后来,听说那小子真去美国了,更神奇的说法是偷渡去的。我坚信这事那小子绝对做得出来。
生命中有这样一种人,他想打你,但是你却被他挠痒了。他想跟你解释人生,你却被他逗乐了。他总是用一本正经弄得你哭笑不得。患难与共、生死相许是一种朋友。君子之交、淡如纯水是另一种朋友。
还愣着干嘛?全当给咱挠痒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