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绝得还在后面,人家问他出过单曲没有,当然没有了。还没等人家说话,那小子就自说自话的唱上了,声音其凄厉程度绝不亚于饿狼夜嚎,那叫一个惨绝人寰啊!梧桐文化那哥们儿估计被他这突如其来的举动给镇住了,刚喝下去的一口水活生生给喷了出来,喘了口气之后说:“小伙子,你人挺好,真挺好的,自信、热情、还挺奔放的。人生有很多条路可以走,咱也不一定非做歌手,你说是不是?要不你再回去好好想想”。人家好说歹说把他给劝回来了。估计人家是怕给他一做宣传,钱赚不了多少,还把人家的牌子给砸了,为了他自砸招牌,不值!当然,这只是我们的想法,不过人家公司还挺地道的,没骗那小子一大笔钱。为此,我们在卧谈会的时候,还对该公司提出了口头表扬。
可那小子并不那么想,自从回来后就跟疯了一样,整天不是练歌,就是练字。用他的原话说,练歌是要有专业精神,练字是为了以后给广大歌迷朋友签名。还挺高瞻远瞩的!一时间宿舍里鸡飞狗跳的,我们还得不断跟周围众邻居解释,我们说宿舍最近闹耗子,刘芳那小子发扬风格,买了一母猫回来。说实话他唱歌真的很有特色,每一字每一句不在调上就不说了,最关键的是他那走调的功底极深,我们怎么学都学不像,以至于想学来当笑柄都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