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就是百分之九十九的汗水加百分之一的灵感

帖子主题: 台湾建筑师登琨艳访问印象——有些人不想出名也难  

学术等级: 技术员
论坛级别: 黄金会员
发帖:1891
经验:2142
鲜花:15
勋章:1
离线
发表于:2007-10-31 04:04:00
只看该作者 点击:6133 回复:1    楼主
上过30多种国际媒体,成功地让苏州河边的旧仓库整体升值、供不应求的台湾建筑师登琨艳在艺术界、建筑界和时尚界现在都是红人。日前,在上海已经“沉伏”了十多年的登,“天生丽质难自弃”终于又出手了,位于徐家汇的张爱玲纪念图书馆奠基,位于乌鲁木齐路上的台湾歌星张信哲的饮食工房——三千院开张,用他自己的话说,到了这个年纪,一出手就是国际影响的作品。
登琨艳的出名在于他以一个建筑师的眼光和手法,让苏州河边上杜月笙的“破”粮仓焕发了建筑的自然美,成为一个旧建筑保护和利用的典范。四年以来,这里不断地有艺术界、建筑界和媒体、时尚界人的来参观。我们以一个专业媒体的身份,在他的新作出现的时候,也凑了热闹在这仓库里进行了一次采访。

关于旧仓库的保护

“登先生,你是如何发现这所旧仓库的?” “不是‘发现’,没有‘发现’,根本没有那么伟大,因为,它们就在你的眼前,天天都看见,到处都是,怎么是‘发现’?只能说明在大陆,在上海对这些建筑价值的‘文盲’状态。这个国家太古老,文物也太多,所以这些东西根本就算不上什么,没有人把它当回事,我率先提出了我的看法,并用实际行动证明给人们看,这些东西到底有没有价值。”

“听说苏州河边的几十座旧仓库的保护是你呼吁的结果?” “苏州河沿岸的改造当时已经启动,大片大片地拆除一百多年前上海留下的历史,眼睁睁看着这边的一座石桥被拆毁,我实在无法忍受了,开始到处呼吁。不过我知道我在上海人微言轻,根本就不会有人理我,于是就在国际媒体上造势。最终,外面的声音传进来,市政府有人要求规划局来听听我的意见,才有了后来对苏州河的保护性的新规划。这种事情在国际上也是不多见的,因为一个人,就能修改一个已批准的都市计划。”

“也说明了我们有时对城市规划的不严肃态度。” “也可以说,上海碰上了一个好领导,才会修改规划,换一个领导,管你什么,拆了又怎样。”

关于建筑师的年龄 登琨艳说,一个好的建筑师,不到50岁是出不了有思想、有力度的作品的。从他20几岁大学毕业,第一个10年训练基本功和专业能力,第二个10年训练工程管理和协调合作能力,第三个10年是最关键的,在打好了基础以后,这个时间应该沉淀下来,慎重选择自己的方向,从而沿着这个目标一步步向前,到50岁才可能大显身手,不论走到哪里,都有成功的基础。但是到了50岁之后,要达到炉火纯青,还要10年,这就是建筑师这个职业成长必经的过程。可惜的是很多的人都在第三个10年中,被表面的繁忙事务淹没了。但忙并不代表有成绩,做了很多不能表示水平高。看看现在上海的建筑,就能明白,这一代的建筑师是一个什么年纪和水准。上海的建筑充斥着国外的翻版,缺乏自己的思想和深度。

“那么能介绍一下您的风格吗?” 登先生没有建筑专业的学历,所以不能拿到建筑师资格,但在台湾他在一家建筑师事务所里完成了十多年的修炼,以自己的名义做了几个比较时尚的设计作品。“我是颠覆形式的高手,过去的作品只是在实验阶段,现在年过半百,我想我可以出手了,我要做属于下世纪的中国现代建筑。”

关于人与建筑的关系 看到他一个上午接待了四、五拨人,手机、电话响个不停。在几千平米的房子里,楼上、楼下,从这个台子到那个台子之间以小跑的姿势奔波,联想到他已是一个知天命的人,感叹身材瘦小原来有这么大的优势,让一个人保持活力和轻捷,同时也想,这么大的房子,使用功能每个房间其实只限于一隅,岂不是太不方便。此时疑惑建筑与人是什么关系?难道因为是老建筑就把它供起来,而让人象个小卒子一样委曲求全?这难道是建筑的本来面目么?还听说他千挑万选,住进了苏州河与黄浦江的穹顶里,外滩、陆家嘴、苏州河、黄浦江就在那小小的临水的窗口一览无余,这可是上海最佳的视角了,难为他怎么找得到。对这两处建筑,他的态度是:自己不过是过客,房子是真正的历史和城市的主人,我没有权利对它们做什么手脚,只能寄于一隅,让建筑尽情展现它的美。这可能就是他对历史建筑的态度吧。

关于建筑与时尚 他的作品总是与时尚联系在一起,包括这个旧仓库。他本人穿名牌西装和名牌衬衫,喝名牌咖啡,听巴赫和蓝调爵士,连他为客人准备的茶也透着时尚的味道。10年前他在上海做过一个小小的服装店,让人一看这建筑,就知道里面卖的衣服能代表潮流,前两天开张的“三千院”,在衡山路那一代上海的时尚街区,用他自己的话说,什么都不用说,这建筑本身一出现,周围的一些假古董就无地自容。还有张爱玲纪念图书馆。他说,建筑就是文化,他怎么能离得了时尚?建筑不仅要合时尚,还要引领时尚。

“到我这个年纪,做东西是为自己而做,在意自己的每一个作品,所以我事必恭亲,当然也要有好的业主。”现在他的工作室做得比较多的还是台湾的项目。他说,因为在上海,一是人家付不起他的设计费,二是上海人看不起台湾人,所以他的几个项目都是台湾业主。

“我在台湾是公众人士,但在大陆,在上海,开始没有人知道我,但我在上海呆了十三年,现在也变成公众人士了,被各种媒体追踪。”他说,不知道是无奈还是自诩。
 
学术等级: 技术员
论坛级别: 黄金会员
发帖:2179
经验:2271
鲜花:16
勋章:1
离线
发表于:2007-10-31 11:11:52
呵呵,红是被捧出来的,当然,你得有被捧的价值!
快速回复主题

台湾建筑师登琨艳访问印象——有些人不想出名也难


  您尚未登录,发表回复前请先登录,或者注册
  Ctrl+Enter直接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