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就是百分之九十九的汗水加百分之一的灵感

帖子主题: 论梁思成对建筑问题的若干错误见解  

学术等级: 技术员
论坛级别: 中级会员
发帖:490
经验:608
鲜花:2
勋章:0
离线
发表于:2008-07-16 19:30:35
只看该作者 点击:4385 回复:1    楼主
  我们不能否认,在中国古代建筑形式中,确有不少优秀的手法值得我们去研究和吸收;但这里所说的只是吸收,决不是抄袭。如果按照梁思成所主张的九大特征来办事,势必至于到处都盖上大屋顶,装上斗拱,其结果必然到处都和庙宇一般,哪里还谈得上什么反映社会主义的思想精神面貌!其实,即使从梁思成自己的“实践”中也可以看出这种主张的荒谬。比如在梁思成用来证明“无论房屋大小,层数高低”都可以用传统形式来处理的二张“想象中的建筑图”上,其中有一张是要在三十五层的高楼上盖上“大屋顶”(《祖国的建筑》),请试想一下,如果要在三十五层的高楼上盖上一个“大屋顶”,在下面的人是不是还能够看得见;而且,如果要使三十五层高楼上的大屋顶能够和下面的庞大建筑相称,这个大屋顶势必要大到和一个四十层的高楼相当。事实上,在梁思成所描绘的那张图中就已经表现了这一点。毫无疑问,这种做法,在实践上是行不通的。

  在谈到梁思成的复古主义主张时,还必须提出他对待古代建筑的态度。而在这个问题上,他更是站在一种保守的立场。当然,我们对待古代建筑,不应采取粗暴的态度,而是应当采取保护的方针的。这是因为古代建筑都是出自古代劳动人民的创造,我们保护古代建筑,是为了尊重古代人民的智慧,尊重历史的发展,并且作为后人的一种研究和学习的资料。然而,我们不是为保护而保护,不是把古代的落后而腐朽的东西,都要当作民族珍宝来看待;也不是对于所有的古代建筑,不论其历史价值如何,不论其今天是否妨碍了人民生活,都要一律加以保护。 可是梁思成在对待古代建筑的问题上,却采取了一种无原则、无批判的歌颂的态度。并且主张实行一律加以保护的方针。即以北京城来说,北京城当然是我国古代都市的“无比杰作”,由南而北,一根中轴线,长达八公里,贯穿全城。这些都是我国古代劳动人民的智慧的创造。然而,旧北京城的都市建设亦何至于连一点缺点也没有呢?譬如说,北京市的城墙就相当地阻碍了北京市城郊和城内的交通,以致我们不得不在城墙上打通许许多多的缺口;又如北京市当中放上一个大故宫,以致行人都要绕道而行,交通十分不便。可是,梁思成却看不到这些缺点。当然,我门不能用现代的眼光去要求古人,不能过分地去苛责那些由于受到历史条件限制所造成的古代都市中的一些缺点,但是我们也不能同意梁思成的这种论断,所谓北京过去“曾很好地为封建时代服务,今天它仍然能很好地为新民主主义时代的生活服务,并还可以再作社会主义时代的都城,毫不阻碍一切有利的发展”(《新观察》第二卷第七、八期)。

  梁思成对于古代建筑物的这些错误观点,很明显,是不能不反映到他的实际主张上的。众所周知,梁思成曾提出要把北京城整个当作一个大博物院来加以保存,还提出城市建设的方针,应该是“古今兼顾,新旧两利”(同上)。他并曾一再顽固地反对拆除天安门前三座门、反对拆除西四、东四的牌楼,可是,梁思成的这些错误主张,却是一再在实践中破产,遭到了广大人民的反对。 所谓建筑上的“文法”、“词汇”论乃是一种形式主义的理论 在批评梁思成上述两方面错误思想的同时,我们认为还必须指出梁思成的“文法”、“词汇”论的错误;因为正是他的这个理论在为他的上述许多错误主张服务。 梁思成认为建筑和语言文字一样,一个民族总是创造出他们世世代代喜爱、因而沿用的惯例,成了法式。并认为:构件和构件之间,构件和它们的加工处理装饰之间,个别建筑物和个别建筑物之间,都有一定的处理方法和相互关系,所以我们说它是一种建筑上的“文法”。至于象粱、柱、枋、檩、门、窗等等,那就是我们建筑上的“词汇”,是构成一座或一组建筑的不可少的构件和因素(参看《建筑学报》一九五四年第一期)。

  梁思成还根据这样的观点推论出:“如同文法对于语言、文字之运用有一定的拘束性一样,‘型范’、‘法式’、‘做法’对于材料、构件之运用也有它的拘束性。但在这拘束性之下,也有极大的运用灵活性,能有多样性的表现。”(《新建设》一九五四年二月号)有时又说道:“文法有时候是不讲道理的东西‘(《祖国的建筑》)。接着,他又得出了一个关于创造中国自己民族形式的断语:”……不熟悉自己的建筑的’做法‘或’法式‘,我们似乎是不可能创造出一座新中国的建筑,犹如不学习并熟悉中国语言文字的词汇和文法就不可能写出一篇中文的文章一样。“(《新建设》一九五四年二月号) 梁思成还提出一个建筑的”可译性“的理论,认为:”如同用同一文法,把词汇组织起来,可以写出极不相同的文章一样,在建筑上,每个民族可以用自己特有的法式,可以灵活地运用建筑的材料、构件,为了不同的需要,构成极不相同的体形,创造出极不相同的类型,解决极不相同的问题,表达极不相同的情感。结论是:凡是别的民族可以用他们的民族形式建造的,另一个民族没有不能用他们自己的形式建造的。“(同上) 总之,梁思成的理论特点是,不适当地将建筑和语言处处加以比附,然后又从这种比附中做出种种结论。然而语言和建筑是两种不同的社会现象,机械地把语言和建筑加以比附,就必然要歪曲了建筑的实质,导致种种谬论。

  早已有人指出,语言是一种没有阶级性的社会现象。而建筑艺术总要体现着一定的阶级的内容;因此,不能将这二者加以绝对的类比。但我们却认为梁思成的这套理论的恶毒之处,更在于它乃是一种资产阶级的形式主义美学理论,在于它还要为梁思成的唯美主义和复古主义的主张开辟道路。可以说,一切资产阶级形式主义美学理论的特征都是割裂了形式和内容的有机联系,脱离了内容来考察形式的。梁思成的这套理论也不例外。即以文法来说,“文法的特点就在于它给以词的变化的规则,不是指具体的词,而是指没有任何具体性的一般的词:它给以造句的规则,不是指某种具体的句子,……而是指一般的句子,是与某个句子的具体形式无关的。”①因此,文法可以把“词和语加以抽象化,而不管它的具体的内容。”②但是建筑上的法式却不是这样的东西。在法式中反映着人们的生活需求、工程技术经验乃至一定的艺术手法,因此,不能撇开法式所凝集着的那些具体内容不管,只是抽象地考察它们的规则。另外,我们还知道,语言中的文法构造的基础是可以在“很长的时期中都保留着”的,因此,文法对语言就有很大的拘束性;但建筑上的“法式”却不能不随着生活需要的发展、工程技术的变革乃至人们艺术观点的变化而变化。
 
学术等级: 技术员
论坛级别: 黄金会员
发帖:3045
经验:2854
鲜花:45
勋章:1
离线
发表于:2008-08-12 21:02:51
在很小的时候就知道那座矗立于天安门广场的纪念碑出自于才子佳人林徽因与梁思成夫妇的笔下,知道梁思成的痴情和执着并深深的被感动,而他的痴情和执着不仅仅是对林的情感,更多的是面对历史记忆的责任,那些古老的建筑让他倾注了毕生的精力和激情,这是更多现代的建筑人们无法比拟的,所以,面对他的那些所谓的错误,也许我们更该多一份的分量吧!

 
快速回复主题

论梁思成对建筑问题的若干错误见解


  您尚未登录,发表回复前请先登录,或者注册
  Ctrl+Enter直接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