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地产行业不仅有经济支柱的性质,同时也有基本民生的性质,而习**所说“住房问题既是民生问题,北京土地转让是发展问题”是对住房性质的精准定位。
“多年来的房地产政策总体上偏于经济发展而有所忽视民生。”《报告》说。
另据2012年全国人口普查数据,截至2010年,中国城镇居民有1700万户人均居住面积小于8平方米,有2800万户住宅没有自来水,有5000多万户住宅厨房和厕所不全。
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截至去年10月,重庆独栋厂房出租商品房住宅待售面积约为3亿平方米。此外还有研究认为,目前中国的空置房存量约达6000万套。
《报告》称,这也表明政府的住宅规划中,民生没有被置于应有的地位,特别是低收入群体和普通居民最低和基本住房需求。
尽管过去也设计了“经济适用房”、“廉租房”等不同住房类别,但因住房性质定位不准确,政府和市场职能定位不准确,政府资源投入不少,而效果远低于预期。对于一些投入财政资源到保障性住房的基层地方政府,也因财力有限,心有余而力不足。
由此,在肯定过去房地产业担当经济支柱有“功劳”的同时,《报告》认为,房地产民生性质的定位所出现的偏差,是造成房地产一定程度畸形发展的主要原因之一。
而对于政府和市场在房地产业的职能定位,《报告》指出,这由住房民生和经济发展双重属性所决定。
这也意味着,无论是民生还是经济发展,都必须准确地定位政府和市场各自的职能。
《报告》认为,对于基本保障住房,应以政府为主、市场为辅;高档住房以市场为主、政府为辅;其间各类住房由低档到高档,政府职能减弱而市场职能加强。
进一步细化之,即针对低收入人群,政府应全面负担其住房保障责任,面积达到人均15平方米左右的基本住房,应属于中国社会保障体系的组成部分,应全部由政府提供。
对于中等收入居民,政府既要维护其合理的住房需求,也应该有一定的政策倾斜和资源投入;而针对高收入居民的住房需求,则主要交由市场解决。
“低端主要由政府保障,中端由政府和市场共同维护,高端主要由市场解决。”《报告》说。